长租公寓“生死门”

浏览量:164 次

本文约3531字,阅读全文约需7分

继8月杭州鼎家“爆雷”后,近期又有两家长租公寓资金链被爆断裂,包括曾被雷军看好的上海寓见及长沙的“咖啡猫”。与此同时,北京、上海、浙江等多省市已开展租金贷业务的监管,不少银行也叫停了“租金贷”业务。租金贷叫停会对长租公寓造成什么影响?长租公寓如何在资金安全与规模扩张中寻求平衡?

叫停“租金贷”考验生存能力

“突然叫停租金贷,没有多少现金储备情况下,寓见倒下也属正常。”据接近寓见公寓的行业人士透露,寓见由于经营管理水平较差、出租率低,经营层面难以实现利润,产生较大的亏损缺口,也很难吸引新的股权投资。在此背景下,最近两月相关部门加强监管,一些金融机构先后撤离,叫停“租金贷”,导致寓见资金量出现断裂。

  

“最近两个月,市场上不少租金分期产品暂停了。对金融产品较依赖的一些公寓企业而言,面临较大的现金流挑战。”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这一说法在不少业内人士处得到证实。记者了解到,一些银行已对涉及房租贷款业务按下了“暂停键”。“如果项目是自有产权,还能操作租金贷,如果不是,一些金融机构租金贷已叫停。”熊猫公寓CEO王玺龙告诉记者。

  

另据《投资者报》援引银行相关人士的说法,“目前业务部门反馈的结果是我们现在的确是暂停了,现在监管未有明晰的要求,没有必要在风口浪尖上继续开展这类业务。”不过,目前并未接到监管层的明确指令性文件,要求暂停涉及租房的贷款业务。

  

“爆雷的公寓企业才刚开始。”优客逸家创始人刘翔告诉记者,今年4季度至明年1季度,是长租公寓的“至暗时刻”,在宏观经济去杠杆背景下,没有新的金融产品,一旦叫停租金分期,对公寓企业起到“抽贷”效果,将考验长租公寓的抗波动能力、融资能力以及生存能力。

  

“讲故事,高度依赖金融产品的,会先倒下。回归商业本质,注重经营,财务模型相对健康,成本控制得力的企业才能生存下来。”刘翔说。

“金融是实现企业发展壮大的工具,而不是目的,那些利用金融手段圈钱为目的,而忽视产品、服务、精细化运营等本末倒置的运营商,出事肯定是无法避免的问题。”当代置业(中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张鹏表示,将没有好的商业模式、较强运营能力的运营商淘汰出局,这也是行业走向规范的过程。

多地监管出手整治“租金贷”

实际上,针对“租金贷”业务,目前虽未接到监管层的明确指令性文件,但今年以来,相关城市已经进行了风险提示和监管规范。

早在8月17日,北京市住建委联合市银监局、市金融局、市税务局等部门集中约谈自如、相寓、蛋壳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明确要求住房租赁企业“三不得”和“三严查”,其中就包括不得利用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另外,将严查不按约定用途使用融资资金的行为。8月23日,北京市住建委重申,针对住房租赁企业违规使用“租房贷”,正联合市银监局、市金融局、市税务局等部门调查取证,一旦查实,将从重处罚,联合惩戒。此外,深圳、上海也出台相关文件,加强对“租金贷”的监管力度。

  

10月19日,浙江省出台了文件,要求从事住房房源委托出租业务的长租公寓企业不得自行开办“租金贷”等金融业务,不得与无放贷资质的机构合作开展“租金贷”等业务,不得诱导承租人签订“租金贷”协议,不得为承租人提供担保等增信措施。此外,上海、深圳也出台相关文件,加强对“租金贷”的监管力度。

不过,这些指导意见还缺乏具体的落地方案。诸葛找房副总裁苑承建认为,政府主管部门应尽快建立租赁信息登记,强化长租公寓公司的监管,若有可能,可建立租金准备金制度,预防长租公寓公司出现运营问题后,与其签订租赁合同的租户和房主的利益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保障,也可争取过渡时间解决问题。此外,金融监管机构对于租赁行业的金融产品融资主体、信用主体、期限、抵押品等进行明确,避免过度金融化现象的产生。

刘翔建议,一旦出现长租公寓爆雷,政府部门出来协调,将债务人的主体由租客变更为运营商或企业,变成企业债务。“公寓运营商与金融机构签订的合同内,本身就签订了连带清偿担保责任,这意味着,租客与公寓运营商之间,只要结束租赁关系,就不需要再承担继续还款的责任义务,由公寓运营商来付款即可。这就可减少因长租公寓‘爆仓’,引发的民生问题。”

长租公寓的痛点在于“地贵、钱贵、周转慢”,而“租金贷”的推出可以支持企业回笼资金并规模扩张。 图/视觉中国


“租金贷”成企业扩张利器?

此前被长租公寓看好并广泛使用的“租金贷”,为何会被推到备受质疑的尴尬境地?

  

作为一种新兴业态,长租公寓面临前期投入大,回收期较长,短期盈利难的问题。此前,在诸多政策利好下,很多“二房东”纷纷从资产管理、金融的角度来运营公寓。不过,2018年以来,国内银行对房地产业务的信贷呈收紧趋势。发债方面,长租企业发债主要是地产背景的企业,而非地产背景的企业几乎没有涉及,即便发行ABS(资产担保证券)或类REITs产品,也是极少数。

  

此外,随着资管新规要求,不准期限错配和“资产池”运作,据中国理财网上的产品显示,近来发行的理财产品多数在1年以下,这些专项债和资产证券化产品的流动性不强,期限又动辄3-7年,若想成功发行,还需提高利率,势必推高财务成本。在此基础上,“租金贷”应运而生并广泛使用,以支持企业回笼资金并规模扩张。

  

记者了解到,包括寓见在内,长租公寓给房东付租金时普遍采取月付或季付,以及1-2个月押金。而在将房屋租给租客时,公寓方会建议租客从金融公司贷款,再由金融公司将一年租金打给公寓方,而租客需按期向金融公司还款。

业内人士以北京四环一单间举例,前期公寓企业的装修成本一般为7000-13000元之间,1-2个月后,这一单间对外出租,假设租金为3000元/月,其中约有600元左右归属公寓企业,2400元归属于房东,但通过“租金贷”的方式,公寓企业可沉淀1年28000元的房东租金,如果租约为2年则为56000元。这意味着只要保持高速发展,现金流就可持续为正。

 “短债长投” 资金风险显现

虽然“租金贷”目前被外界广泛诟病,但客观上可让运营商、租客、金融企业三方获利。尤其对租客而言,可在不花利息情况下,从原来的季付、年度转为月付。其背后原理在于,公寓运营企业通常会帮助租客垫付分期产品的资金成本。

  

“逻辑上来讲,租金贷是合理、合法、合规的,租金贷基于个人信用做的贷款,虽然贷款放给了企业或二房东,但二房东有合同,也有现金流,比消费贷要靠谱很多。”王玺龙表示。

  

不过,长租公寓在出租前一般会把房屋进行标准化的装修改造,这会产生大量前置成本投入,这笔支出正常需三四年才能回本。但在行业缺乏长期贷款、匹配的金融产品支持下,公寓企业就会运营“租金贷”的方式回笼资本,但租金只能支持一两年的成本,因此,也存在“短债长投”产生的资金风险。

  

某长租公寓负责人表示,合理合法运用金融工具减轻租客租金压力是良好初衷。但需要注意两个基本要点:一、是否明确告知租客是贷款行为,且供租客自主选择;二、要有风控机制。有专家建议金融渗透率控制在30%以内,企业运营风险才相对可控。

  

那么,一旦叫停“租金贷”,会对长租公寓产生什么影响?对此,王玺龙指出,对集中式公寓而言影响不大,对分散式公寓而言影响较大,会导致行业的寡头现象。此外,由于资金监管下,企业的收房节奏会有所放缓,进而导致供给量随之减少。

  

另一位业内人士亦认为,在没有其他可持续使用的金融产品情况下,长租公寓会快速“失血”,其中,租金高、体量大、90%以上合同周期为2年期,杠杆较高的企业,风险最大。

  

上述业内人士解释说,假设租客与长租公寓签订2年合约,住4月后退租,根据金融机构与公寓企业的约定,公寓企业需临时性地将剩余20个月租金一次性还给金融机构。金融企业可再次将24个月的租金支付给公寓企业,这让公寓企业具备赔偿上一笔提前还款的能力。一旦“租金贷”叫停,没有足够的新房源出租时,收不到足够多的预收款,就会产生加速还款的现象,进而危及资金安全。

出路·运营

寻求成熟健康的商业运营模式

接连出现的“爆雷”案例,也给整个长租公寓行业的发展蒙上一层阴影。业内有人担心,长租公寓的规模是否到顶了?

王玺龙表示,长租公寓规模扩张的步伐虽会有所放缓,但不会停止。张鹏对此亦持否定态度,“行业整个规模,还远未达至顶端,未来仍有较大发展潜力。”

张鹏同时指出,长租公寓运营商,可借助金融资本的力量扩大规模,但前提是自己要有一个健康的商业模式,具备盈利能力并且严格控制负债率,将风险控制在企业可承受范围之内。

  

不久前,清华大学房地产研究所所长刘洪玉在公开场合指出,长租市场核心还在于,做好租赁企业应做的事,包括如何去有效管理、控制风险,处理好租户、业主以及承租房子间的关系,形成行为规范并用于行业自律。

“现阶段选择过度地追求规模扩张,忽视运营能力的提升和成熟盈利模式的探索,非常不利于长租公寓企业的长期发展。”苑承建认为,长租公寓企业应综合考虑企业的运营能力、人才储备、资金实力以及市场情况,适度扩张规模,逐渐寻找成熟的运营模式和成功项目案例并加以复制。

 

 

编辑 | 暴躁萝莉

图片来源 | 视觉中国

       

●  END

往期阅读:

放开限购限价?别被营销人员忽悠了!一套房,两个测量面积,消失的面积去了哪?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长租公寓“生死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