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国护理研修经历,感触太多请国内护士一定看看

浏览量:217 次

我于2017年五月至2017年十一月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护理学院研修,主要学习的目的是护理科研,主要研究的方向是老年护理、慢病管理以及阿尔茨海默症。现借助“中国护理管理”微信平台将研修感受分享给大家。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是全美第一所研究型私立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护理学院具有129年历史,是美国历史最为悠久的护理学院之一,在各类全美护理专业排名中常年保持前三,同时也是接受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IH)资助最多的护理学院之一。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护理学院已取消本科护理教育,将护理教育重心集中在护理学硕士(Master of Science in Nursing, MSN)、护理哲学博士(Doctor of Philosophy, PhD)以及护理实践博士(Doctor of Nursing  Practice, DNP)的培养上。依托强大而紧密的校内合作,如公卫学院和商学院提供的公共卫生硕士(Master of Public Health, MPH)项目,工商管理硕士(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MBA)项目,同时提供双学位培养如 MSN/MPH, MSN/MBA, PhD/MPH, PhD/MBA等。

非常幸运,在申请学校的过程中我因为研究方向和学术背景,有幸成为校长 Patricia Davidson 和 Chao Hsing Yeh 教授的学生。校长 Patricia Davidson是全美最有影响力的十大校长之一;在心脏病以及慢性病管理方面做出了大量的研究,其所做出的科研成果和发表的数百篇SCI文章也在相关领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并且和中国的护理学术界有着很好的合作交流关系。

Chao Hsing Yeh 教授是华裔,是在老年疼痛领域有着很高影响力的专家,是FAAN美国护理科学院院士。在台湾工作的时候有自己的研究团队,她专注于APA的研究(Auricular Point Acupressure) ,耳部按压疗法治疗慢性腰背部疼痛,获得了NIH(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即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RO1科研基金。

在访学期间,我每天的生活模式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初到美国的时候,陌生的环境、第一次独自一人在异国他乡生活、巨大的语言和文化冲击,尤其是语言的冲击让本来在国内的时候觉得英语还不错的自己觉得忽然整个人生观崩塌的感觉。如果说基本的日常交流还过得去,那么在上课的时候就基本是云里雾里,上一部分还没完全听懂,就马上要跟着老师的思维到另一部分。

对知识的渴望让我下定决心用最短的时间解决语言的问题。于是我就利用所有的课外时间学习英语:网络、英语补习班、找一切机会和美国的同学们用英语交流。

在霍普金斯有一个强大的志愿者团队,每周末都会在homewood主校区举办英语培训班;主要是服务中国来访学和留学的同胞。我们每周末在这里就用英语天南海北的交流。还结识了很多国内各个城市的在临床一线工作的同仁们。终于在很短的时间内让自己的英语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因为Yeh 教授负责教“护理科研”和“生物统计学”两门课,这是霍普金斯护理学院“金牌”课程其中的两门。众所周知,霍普金斯的学费出了名的贵,这两门课程就价值4000美金。对于访问学者来说,可以参加很多课程的学习,但是这样的核心课程只能是研究生和博士才可以学到的课程。导师知道我是临床出身,国内临床出身的护士普遍科研能力不是很强,所以觉得我应该系统学习护理科研及统计的相关知识。于是她让我兼职做她的TA(Teacher Assistant),任务是帮助她做一些教学的相关工作,也就是监考、批学生作业、帮助学生查考试分数以及汇总她们的问题等等。于是在导师的引荐下,我终于可以学习到这两门课程。

这两门课程有网络课程和面授课程。美国大学的整体教学模式非常多样化和人性化,网络平台的课程使学生可以在任何城市(很多学生的家都在其他城市)任何地方都可以随时学习和考试。那么对于我来说,分外珍惜学习的机会:网络课程一遍听不懂就听两遍,两遍听不懂就再听一遍!在国内读研究生的时候其实统计我听中文都要很费力的理解,何况是生物统计学的英文(汗颜)。每天早上四点钟天还没亮就起床复习前一天学的东西和预习当天要学的东西。长期的如此作息时间,以至于回国倒时差一点没费劲。

在期末考试导师让我试着和同学们(硕士和博士专业都有)一起考试,虽然没有考到太高的分数,不过两门课程都合格了!也让自己找到了小小的成就感。在系统的学习生物统计学和护理科研课程之后,明显对护理科研模式有了新的见解,理念上有了新的高度。为回国以后自己做科研项目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校长的帮助下,我还获得了霍普金斯另外一门课程“老年护理学”的学习机会,感叹于美国课堂教育的教学手段的多样化。

举例来说,在一堂“老年用药护理”的课堂上,其中有一个环节叫做“The grey bag”;就是学生们分成七组,每组在讲台上拿走一个灰袋子,袋子里面有各种药物、医嘱、患者的基本信息。每个袋子里面都会有一些问题,比如:医嘱和患者诊断、病情不符;药物剂量、用法有问题等等。拿到袋子之后,各组学生集思广益,分析自己拿到的袋子都存在哪些问题和差错。类似这样情景演练、模拟分析等的教学手段可以使所讲解的内容更加切近临床实际操作,使学生们印象更为深刻。

美国的护理教育还有一点我觉得很值得国内护理学校借鉴:就是在护理技能的培训方面很多都是采用病历和实景分析、演练。学校有专门的模拟演练中心,模拟医院病房的所有设施和设备,研究生每个学期都要在这里完成不同课时的技能模拟演练操作。最终各阶段考核都是以团队合作的形式,进行基础、急救、重症等操作。

演练中心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房间,这个房间为评委们所在的房间,有整套的音像系统,可以清晰地看到学生们的操作情况,但是这个房间的外面是一面类似镜子的玻璃墙,同学们能通过这面镜子看到自己团队的演练情况,但是看不到里面的评委。目的是消除学生们的紧张心理,可以更好地发挥。这种模拟练习和临床连接紧密,使学生一旦到临床工作可以尽快的进入角色。

霍普金斯护理学院、公卫、医学院和医院都距离非常近,每天在学校的网页上面都会有很多查房和培训课程的预告,和国内不同,所有的培训课程都不占用大家的学习和工作时间,都是在早晨7:00-8:00;中午12:00-13:00和晚上5:00以后。虽然是非工作时间,但是几乎所有的课程都是座无虚席,我们这些访问学者在每天学习之外,都会挑选自己感兴趣的课程参加,受益匪浅。

在这半年里,我一直在和导师Yeh 教授做研究,分别是《耳部按压替代疗法对乳腺癌化疗术后末梢神经痛患者的疼痛及阈值和功能改善的预实验研究》;《慢性腰背部疼痛患者的耳部按压替代疗法的自我管理的APP设计》。在整个研究的过程中,深深地感觉的到了美国对于科研态度的严谨,仅仅是IRB(伦理审核)这一项工作就会历时至少两个月的时间,审核流程非常的严谨。而且RCT的双盲研究,整个流程的设计和实施也是非常的严谨。

在霍普金斯,有一个非常完整的团队帮助研究者们做科研的相关工作,从文献检索到课题设计到文章排版到实验对象的征集和统计分析、经费预算,都会有专业的团队辅助研究者做相关的工作,所以研究者只要把全部的经历放在课题的研究上面就可以了。我想这就是为什么霍普金斯的科研如此出色的原因吧!

在和导师做研究的时候,我经常会去和导师一起招募患者,所以结识了很多霍普金斯的病人。在乳腺癌患者的一个相关研究中,我还加入了她们的“龙舟俱乐部”;这个俱乐部是霍普金斯肿瘤科的一个APN(Advanced Practice Nurse)护士发起的,这个护士同样是科室的educator护士,负责科室患者的健康教育工作,她本身也是个乳腺癌患者,她深知此种疾病的痛苦,因为护士的使命和同样是病人的深切同感,她和自己的丈夫发起了“龙舟俱乐部”,每个月定时带着她的患者们一起划龙舟,目的是促进大家身体的康复和树立大家战胜疾病的信心。但是我第一次接触这些患者的时候竟然没有看出来她们像癌症患者,每一个人都神采奕奕,充满活力,还都很热情地教我划龙舟。

记得每次夕阳西下,在美丽的湖面上划到湖心的时候,船长都会让大家收起船桨,闭上眼睛感受夕阳的美好,那一刻的安静和和谐每次都让我那么的沉醉。这种和谐和人文不也是我们每一个国内临床医护工作者梦想的吗?并且每周三11:00她都会在肿瘤科举行患者和家属的健康教育的咖啡时间,肿瘤科也会定期举办针对患者和家属的学术会,给大家讲授肿瘤的相关治疗护理和康复知识。要特殊提到,现在美国医院的服务模式都是“以患者和患者家属为中心”。

在美国这半年,我分别和三个团队合作完成了三篇meta 分析:分别是《乳腺癌患者“希望”相关性的系统综述和meta分析》;《耳部按压治疗酒精成瘾性患者的2系统综述和meta分析》;《中国内地护理现状的挑战和现状的系统综述和meta分析》。合作的团队有中国人也有美国人,在整个合作过程中对于我这个刚刚掌握meta分析的新人来说学到了很多的东西,更是感叹学校数据资源库的强大和全面。

在美国,护士的整体分层和工作模式完全不同于国内,美国最高级别的护士为具有处方权的NP护士(Nurse Practitioner),因为我的研究方向是阿尔茨海默病,所以我的导师专门为我安排了护理学院的一个教授 Dr. Walery, 她在是具有处方权的NP护士,在阿尔茨海默的诊治和护理方面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我每周一、三、五都会和她出门诊。 通过和她出门诊,我终于知道了美国具有处方权的护士在患者的诊治方面和医生做的工作并没有任何的区别。因为在美国医生是很紧缺的,所以NP的护士可以替代医生做很多工作,包括诊治、处方等等。当然NP在霍普金斯需要有DNP(Doctor of Nursing Practitioner)的学位和相应的资质。

整个见习让我看到了美国病人就诊流程完全不同于国内的地方。仅仅是门诊护士评估患者这一个程序就45分钟。之后护士会将患者的情况汇总向Dr. Walery去汇报整体情况和主要症状;再由Dr. Walery为患者进行下一步的查体和评估。所以,一上午只能看3~4个患者。当然了,重症患者会由NP护士与自己的上级医生共同探讨病情制定治疗方案。

在随诊的时候,出于对病人的隐私保护,Dr. Walery会现将我介绍给她的患者,并征得他们的同意;结果每一位患者都非常欢迎我,并很喜欢与我交谈,甚至很喜欢了解中国的一些风土人情等等。也让我感慨于美国医患关系的和谐,真的像朋友一样的那种信任。

访学这六个月,觉得时间过得很快,从刚开始的陌生到最后的恋恋不舍,留恋这里的学术氛围,留恋这里的礼貌友好的氛围,留恋这里的人人平等。我的导师即使是那样著名的一个校长,也会想着学校一楼的保安大叔,在他为学校服务了20年的时候给他举办一个Party。

当然也感谢医院提供的这样好的平台,医院送我出来学习,我当然会将学到的东西应用到我的工作中,尤其是在科研方面,觉得自己得到了大大的提高,回来以后马上就拿到了一个医学院的青年基金的课题。

也知道了学海无涯,我会继续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打开眼界以后,深感:护理这片海洋还有太多的东西需要探索。希望可以用自己所学,为护理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我的美国护理研修经历,感触太多请国内护士一定看看